在此前后,德国高层突然松口,支持向沙特出售“台风”战机。此举再次使“台风”战机成为公众关注点。

“台风”战机是英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四国联手打造的双发动机、三角翼、鸭式布局多用途战机。自服役以来,“台风”战机的销量已达五六百架。近年来,其研制厂家仍陆续收到订单。

2017年,英国和意大利相关方“组团”宣布,将投入大笔资金升级“台风”战机的防御辅助子系统。2022年,又宣布将耗巨资为“台风”战机换装新雷达。

去年9月,英国相关方在DESI防务展期间先后签署两份合同,计划为该国空军“台风”战机配置“打击者”2全数字头盔和柯林斯宇航公司研发的超高清大屏显示器。

作为一款多国联手打造的多功能战机,“台风”自然有“集各家之长”所形成的优势,更承载着多国寄予其“能长期挑起大梁”的期盼。

在四代半战机发展你追我赶、各不相让的情况下,要想在今后的战场上发挥作用,就必须全面提升战机性能。和其他战机一样,“耳聪目明反应快”就成了“台风”战机的一贯追求。

近些年,让“台风”战机升级幅度较大的就是2016年启动的“百夫长”升级计划。该计划旨在通过分阶段、分批次对“台风”战机进行升级,尤其是“采用新批次战机所用成果来升级上一批次战机”的联动模式,让“台风”战机的性能稳步提升。如今,已发展到第四批次。

多次升级航电系统。航电系统相当于战机的“神经网络”。任务计算机的运算速度、数据信号的传输速率和质量等,决定着战机做出反应的快慢。近些年,“台风”战机除了为翼根增加小型边条、增加后缘襟翼部分面积、安装保形油箱等“外练筋骨皮”外,还不断升级任务计算机、优化人机交互界面、加装红外搜索跟踪系统和“莱特宁”目标指示吊舱。前不久,相关方又着手为“台风”战机采购超高清大屏显示器、“打击者”2全数字头盔等,目的之一就是提升“台风”战机的信息化程度,增强反应能力。

逐步换装新型雷达。雷达相当于战机的“耳朵”和“眼睛”,是感知作战环境的主要设备之一。鉴于原来“台风”战机装备的“捕手-M”脉冲多普勒雷达日渐落后,各研制国先后展开对多个版本雷达系统的研发,先是德国在“捕手-M”脉冲多普勒雷达基础上改装研制“捕手-E”新一代多模多普勒雷达,后有德国亨索特尔公司与意大利莱昂纳多公司合作研发“欧洲通用雷达系统”Mk1雷达。当前,英国BAE系统公司和意大利莱昂纳多公司正在联合研制“欧洲通用雷达系统”Mk2。该代雷达配置了新的处理器、专用电子战接收器和信息交换机等,具备较强的雷达探测、宽带电子攻击、抗电磁干扰和超高速数据传输能力,可有效提升战机精确打击能力和战场生存力。该型雷达于去年4月交付了首台样机,后面还可能研制Mk2x增强版甚至Mk3版。

增强防御系统应对能力。该系统对战机来说,相当于武侠小说中的“软猬甲”,不过它的“软”,表现为软件的更新升级,以更强更远的感知能力提前预知威胁,同时以先进手段诱骗来袭弹药等。虽说先前的“台风”战机也具有让战机信号数字化隐身能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新作战环境的形成,使“台风”战机不得不再次提升自身的电子战能力。据悉,今后将有不少“台风”战机加装防御辅助子系统(DASS)。DASS是一个集雷达告警接收器/电子支持手段、导弹接近告警系统、激光告警系统、拖曳雷达诱饵、箔条和热焰弹发射器等于一体的先进防御系统,能与新型雷达系统协同提升战机电子战能力,后续可能还会提升多平台协同电子战能力等。

增配了不少新武器。武器相当于战机的拳脚,是其战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年,相关研制公司先后通过升级为“台风”战机赋能,使其能使用“宝石路”Ⅱ激光制导炸弹、“流星”超视距空空导弹,以及“风暴阴影”“金牛座”“硫磺石”导弹等对地打击武器,防区外打击和多用途作战能力进一步提升。第四批次的“台风”战机,新增的功能之一就是集成GBU-54 Laser JDAM精确制导炸弹。

保生产线不停和拥有一定市场销量。“台风”战机至少有4条完整的生产线家公司的切身利益,关系到逾10万个工作岗位。这些生产线和产业工人能否保留下来且正常运转,有赖于“台风”战机必须达到一定销量。虽说4个研发国在持续采购“台风”战机,其他一些国家也订购了部分“台风”战机,但让“台风”战机的生产线长时间运转,还需要更多订单。这种情况下,只有持续升级,拿出更好的产品,才能让“台风”战机具有一定的市场竞争力,获得源源不断的订单,从而确保产业链条不断。

保数质量、规模和欧洲防务自主。近些年,以“阵风”战机、“鹰狮”战机为代表的其他四代半战机持续升级和外销,给“台风”战机的销售带来不小压力。在新一代战机尚未研发成功的情况下,为了能与同代机同台竞技,“台风”战机的升级势在必行。同时,“台风”战机的研制,本来就有“推动欧洲防务自主”的意味,这也是其研制国之一的德国2020年坚持采购“台风”而否决采购F-35战机计划的原因。去年3月,德国宣布将采购35架F-35战机的同时,也表示将购买15架“台风”EK电子战机,来替代“狂风”ECR电子战/侦察型飞机。这意味着,连同其新购的“台风”EK电子战机一起,“台风”战机仍是德国战机中的大多数。为扩大“台风”战机的规模、提高其质量、延长其服役时长,持续升级是保底做法。英国已经计划将第二批次“台风”战机升级延寿至2040年,第三、四批次战机经升级后可能会服役至2060年。

保先进战机研发能力和为新一代战机研发铺路。当前,一些国家已经立项研发下一代战机。这种情况下,只有持续升级现役战机,才能不断缩短与下一代战机的差距,进而实现与下一代战机的协同或高低搭配。一方面,通过对现役战机升级,可以将更多的新技术引入其中形成战力,推动新技术在应用中不断走向成熟;另一方面,不断升级的过程,也是为下一代战机研发探路、铺路的过程,可以促使部分新技术在下一代战机上无缝衔接和集成。对“台风”战机的升级,也是如此。比如,为其研制的最新雷达系统,可用于欧洲“暴风”下一代战机上,为与后续机型实现跨代协同作战奠定基础。

“台风”战机的升级不是特例和个案,而是各国通用做法。虽然这种改进升级,因战机组成结构以及部件的作用、特性、寿命不同而有异,但通常都遵循着一定“章法”。

航电系统和武器弹药升级较快。任务计算机、座舱、电子战系统、数据链等航电系统和武器弹药的发展较快,加之这些方面大多预留有升级空间,因而其升级常带有“脱胎换骨”的性质。以战机的雷达系统为例,因作战环境日益复杂,对雷达的反制手段增多,机载雷达不得不快速、大幅地提升能力。近些年,不仅是“台风”战机的雷达系统在快速升级,F-16、F-15等其他同代战机的雷达系统,与以前相比,运行机制体制也发生了变化,能在复杂的电磁环境中有效运行。电子战能力方面的升级也较明显。一些国家选择将战斗机改装为电子战机,比如俄罗斯为苏-34战机加装“希比内”电子战系统,使其变身为苏-34M电子战飞机。同样,“台风”战机也有类似改造计划。除了德国空军拟在单座型“台风”战机基础上改造出“台风”EK电子战飞机外,空中客车公司也曾有类似方案,即在双座型“台风”战机基础上改造出“台风”ECR电子战机,不过该计划没有实现。

与战机平台和气动外形有关的只能微调微改。对于飞机的加改装,业内有“内部可大改、外形少调整”的说法。这是因为战机平台和气动外形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无数次测试才选定的,除了在试飞阶段适度修正外,服役后一般情况下都不主张进行修改。因为,此类结构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是,对于明显存在问题的部分,则可以进行适当的小幅加改装。比如,2015年,相关研制方就在“台风”战机鸭翼后加装了一对涡流发生器,与主翼面前缘涡流发生器呼应配合,进一步优化了飞行性能。

视情更换战机发动机。发动机作为战机的“心脏”,直接决定着战机的机动能力。如果因为时间推移或“先天”原因,战机患上“心脏病”,战斗机换发就成为战机能力升级清单中的选项之一。通过换发,一方面可以增强飞行性能、提升战机起飞重量、扩大作战半径、延长留空时间,另一方面也可延长战机服役寿命。这也是近年来欧洲四国拟为“台风”战机换装新矢量发动机的一个重要原因。

升级意义不大时则需换代。一款战机从计划立项到翱翔蓝天一般少则10年,多则几十年。一旦研制成功后,很多时候都是在此基础上“做加减法”。一般情况下,都是等到“老得不能用”“维修保障费用高得用不起”时,才会选择将其退役。但个别时候,如果经过评估,升级的意义已经不大,就会选择换代。比如德国服役的第一批次“台风”战机,因版本较早升级难度大且费用较高,就直接选择了购买最新的第四批次“台风”战机将其顶替。

对“台风”战机来说,第一批次开始“退休”可能是个开端,既反映着新“台风”战机的问世,也折射着一个事实:“台风”战机的发展将面临新的更大挑战。

1月26日,《科学(Science)》期刊在线发表了中国农业科学院基因组所(省实验室深圳分中心)闫建斌研究员与北京大学雷晓光教授等合作完成的最新研究成果,标志着我国在紫杉醇合成生物学理论和技术上站在了世界领先地位。

穿过制造中心入口的风淋系统,整条产线映入眼帘,一台台设备完成装配调试后,输送至各集成电路先进产线,参与“中国芯”制造。

2023年全球高级持续性威胁(APT)活动依然非常严峻,全球APT组织主要分布于美国、印度等国家和地区,美国依然是世界网络安全的主要威胁。

我国大熊猫及其栖息地保护、古树名木保护取得新成效。 国家林草局动植物司二级巡视员张月表示,为加强大熊猫保护,我国先后开展了四次全国性大熊猫调查,掌握了其野外种群及分布情况。

国家卫生健康委25日举办新闻发布会,介绍我国冬季呼吸道疾病防治和健康提示有关情况。雨雪天气可能导致道路结冰、湿滑,对交通出行带来不利影响,特别要关注旅途安全。

当今地球上所有的复杂生命都是多细胞真核生物,真核生物的多细胞化是生命向复杂化和大型化演化的必备条件,被认为是生命演化史上的重大事件之一。

记者1月25日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该校潘建伟、陈宇翱、戴汉宁等组成的研究团队,成功研制了万秒稳定度和不确定度均优于5×10-18(相当于数十亿年的误差不超过一秒)的锶原子光晶格钟。

科技创新是“国之大者”,是企业发展的原动力。2023年,国务院国资委和中央企业积极践行新型制,以强烈紧迫感和强有力举措全力推进科技创新,创新效能进一步提升。

无人机的应用与发展已经形成了全领域应用的态势,在应用需求的强力牵引和新技术发展的有力支持下,无人机的发展未来可期。

日前,安徽大学、南京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研究人员在国际期刊《动物杂志》上报道了一种来自大别山区的壁虎新种——大别山壁虎。

该足迹化石是诸城在白垩纪存在过古鸟类的确凿证据,对古生物地理分布、古环境复原等研究工作都有着重要意义。

量子网络是实现量子互联网的基础,也是量子计算机规模化的一种重要途径,生成离子-光子纠缠是实现离子阱量子网络的关键步骤。 为了克服这些困难,上述课题组提出使用同种离子的双类型量子比特实现量子网络结点的方案。

1月23日,高光谱综合观测卫星正式上岗投入使用。 这些能力的实现,依赖于卫星搭载的三台遥感仪器——可见短波红外高光谱相机、大气痕量气体差分吸收光谱仪、宽幅热红外成像仪三台遥感仪器。

随着期末考试和寒假的到来,首都儿科研究所(以下简称“首儿所”)的学习困难门诊“一号难求”。

我国首个深水高压气田开发项目“深海一号”的二期工程取得关键进展,于近日在深圳建造完工的、用于托举生产平台的导管架,24日乘驳船从深圳赤湾港启航,前往工程所在的南海北部大陆架西区的琼东南海域。

大质量星系群和星系团作为宇宙中最大的结构,其动力学平衡状态反映了宇宙演化的状态,也就反映了宇宙的年龄。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周蒙课题组与清华大学教授王泉明团队合作,在溶液中实现了金属团簇99%量子产率的近红外发光,并揭示了其三重态发光机制

我国动力电池累计销量达616.3吉瓦时,同比增长32.4%;累计装车量387.7吉瓦时,同比增长31.6%;累计出口达127.4吉瓦时,同比增长87.1%。全球装车量前10名的动力电池企业中,中国企业占据6席

张朝阳、冯仑跨界对线日,搜狐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物理学博士张朝阳与御风集团董事长、万通集团创始人、法学博士冯仑围炉煮茶,开启了一场《星空下的对话》,分享创业故事、探讨时代机遇与人生选择。

记者从山东省诸城市恐龙文化研究中心获悉,当地发现的距今1亿多年早白垩世的鸟类足迹化石近日获正式研究命名——“玲珑诸城鸟足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