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东南沿海很热闹。美国众议院院长南希·佩洛西一意孤行,跑到中国台湾省“搞事”,引发了全体国人自上而下的愤慨。

愤慨之余,本着知己知彼的原则,我来扒一扒佩洛西本人及其背后的政治家族,让大家进一步看清这一大家子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与此同时,我也想透过佩洛西背后的政治家族,给大家介绍介绍究竟是哪些人掌握了美国的政治大权。

但其实这个事比较复杂,因为南希·佩洛西,她自己的家族亚历山德罗,虽然有些实力,但仅仅局限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南希的父祖只做过巴尔的摩市长,撑死了也就市一级的“门阀”。

南希的老爸托玛索·亚历山德罗,先是干了几年保险和房地产经纪人,然后有了当官的念头,加入。

托玛索大概位于《教父》里的第三代人的生态位,跟黑帮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通过从政洗白了。

南希后来回忆,邻里街坊常常在她家的门外排队寻求帮助,有的人需要工作,有的人需要住房,有的人想在市医院找到一张床位。

《教父》开头,一个女儿被流氓欺负的棺材店老板,向柯里昂求助。托玛索·亚历山德罗在当地社区的地位,就跟柯里昂差不多,混迹黑白两道。

南希的老爸竞选过马里兰州州长,本来优势很大,后来被爆出来亚历山德罗家族跟黑帮有来往,黑老大把女儿嫁给了亚历山德罗家的大儿子,于是不得不退出州长竞选。

总的来说,南希·佩洛西的父系亚历山德罗,比普通平头老百姓的地位要高不少,但距离真正的豪门还差得远。

托马斯在1967年如愿当上巴尔的摩市长,但因为市长的工资太低了,他只干了一届,就辞掉回去开诊所了。

在美国,只要有能力,便可以在地方上连续执政。比如德克萨斯州里士满市,有一位市长希尔马·摩尔,曾连续32次当选,在市长任上干了63年,直到92岁时去世。

首先得益于她嫁了个好老公。她所在的亚历山德罗家族不富,但嫁到的佩洛西家族却很有钱。1963年,南希在大学里认识了保罗·佩洛西,俩人谈婚论嫁。南希·D·亚历山德罗此后改了夫姓,成了佩姨。

保罗·佩洛西手里有大量不明来历的财产,拥有微软、AT&T、思科系统、迪士尼、强生等多家公司的股票。

加州的上流社会都知道保罗很会搞钱,至于怎么搞到的钱,大家都表示不清楚,小道消息说他参与了很多幕后金融交易。

佩洛西家族在加州政商两届都有人脉,保罗·佩洛西的哥哥罗纳德是旧金山议会的成员,罗纳德的妻子是加州州长加文·纽森的姑姑,而纽森又是石油大亨约翰·保罗·盖蒂的朋友。

盖蒂就是那个亲孙子被绑架后,跟绑匪讨价还价的富豪,这件绑架案在西方上流社会非常有名,后来还拍成了电影。

本来,佩洛西家族想上位,沾手政治,是要推出男人的。奈何保罗本人不仅酗酒,还沾染了不少其他恶习,对外形象很不好。于是,他们便将佩姨推上了前台。

1984年,大佬给佩姨安排在加州第12国会选区,此时的佩姨当了三四十年家庭主妇,主要工作就是在家里养育五个孩子,对政治两眼一抹黑,根本不懂竞选。

但随着从政时间的增加,佩姨的权力欲和操盘力,开始逐渐显露出来,她一步步从政坛菜鸟变成了老手,一直爬到众议院院长的位置。

2016年内部有人企图逼宫,将佩姨赶下众议院少数党领袖的位置,但她最终还是摆平了造反风波。

佩洛西的父祖也仅仅为市一级的“门阀”,到了佩姨这代人,突然上窜到全国级别的政治家族,让两边家族都光耀门楣。

“波士顿婆罗门”悠久古老,出身来历能追溯到五月花号,历史传承了三四百年,他们以波士顿为核心,势力范围遍及北部地区。

了解西方文化的都知道,世间还没美国的时候,就已经先有耶鲁大学,而耶鲁正是“波士顿婆罗门”的专属禁地。

在冷战之前,一百多年来,尽管共和党、在公共政治上势同水火,但是两党高层人员的私人谈吐、行事风格很类似,因为他们要么属于“波士顿婆罗门”本身,要么就是其代理人。

这些人互相联姻,产生出第一流的“门阀”,其中有约翰·亚当斯总统和约翰·昆西·亚当斯总统所属的亚当斯家族、通用电气公司的创建者之一科芬家族、罗斯福总统所属的德拉诺家族、霍姆斯官所属的霍姆斯家族、老布什和小布什所属的布什家族……

今时今日,别说比尔盖茨这类互联网时代的新富,就连洛克菲勒、摩根等19世纪的老牌豪门,在“波士顿婆罗门”面前也同样排不上号。

别看佩姨这些头面人物,今天风光无限,大权在握,但是往上追溯两三代人,他们连“波士顿婆罗门”的门槛都碰不到,他们甚至都不是WASP(即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

工业革命大发展那会,大量移民跑到美国,混口饭吃,于是社会上冒出了“占领入侵美国”“白人即将衰落”的论调。

共和党标榜WASP正统,较为排外,而讲多元化,对天主教和南欧东欧文明包容,这个格局从南北战争一直延续到冷战前期。

同时共和党的纲领,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反对3R(Rum, Romanism, and Rebellion,即朗姆酒、罗马天主教与反叛者),罗马天主教是意大利等民族的信仰,至于反叛者的意思,南方白人曾经在南北战争叛离联邦,因此被北方白人称为反叛者。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南方白人,跟意大利和爱尔兰移民联合起来,在的率领下,包围北方的共和党。

所以,佩洛西家族和亚历桑德罗家族都是的铁杆支持者。在共和党右翼分子眼里,意大利人甚至算不得白人,他们早已被前者开除了“白籍”。

电影《绿皮书》就涉及到这点,男主角托尼是意大利裔司机,他路过日落镇时,警察上前故意刁难,开启地图炮——你们意大利人就是半个黑人。

这种鄙视链是公开的,20世纪初,美国移民委员会出版《人类种族词典》,把45种外国移民的种族列出三六九等。

榜首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由上而下,瑞典人、德意志人等等,最低的人种就是意大利人,而且这里面还有区分,南部意大利人低于北部意大利人。

在这种大背景之下,一些“能人”站出来,照顾邻居,为社区出力,平日里给同胞们找工作谋福利,动乱时刻组织人马反击白人排外主义者,佩姨的老爸托玛索·亚历山德罗就是这种“能人”。

整个美籍意大利裔的黑帮传统,也是这么来的,在不友好的环境里,心慈手软活不下来,心狠手辣才能活好。当意大利人慢慢站稳脚跟后,就转向正经生意,或者参加选举,或者参军,总之融入美国主流社会。

《教父》里,柯里昂家族的第三代主人公说要参军,家族还有些震惊,因为黑手党以私人集团为先,跟政府老死不相往来,更别说为政府效力——当兵捐一条命了。后来,柯里昂家族慢慢适应这种改变。

意大利裔各个家族,互相帮扶,关系网盘根错节,亚历山德罗家族跟佩洛西家族联姻,然后又结交其他意大利裔富商名流,圈子不断扩大。

前面提到的石油大亨保罗·盖蒂,佩姨跟盖蒂家族保持了长期的友谊,去年,她还亲自主持了盖蒂的孙女艾薇·盖蒂的婚礼。

通过各种合法的或者灰色的手段,佩洛西等几个意大利家族,权势迅速增长,到了今天,他们甚至都能压过“波士顿婆罗门”一头了。

亚历山德罗和佩洛西这样的家族,一方面对同胞们做出很大的贡献,带着意大利人在美国争到一席之地。

在反映越战的电影《全金属外壳》中,白人教官跟新兵蛋子们故意说反话:“我这里没有种族歧视,我不歧视黑人、犹太人、意大利人和墨西哥人”。

但在另一方面,这些家族横跨黑白两道,利用权势捞取利益,南希·佩洛西本人就有着巨额的灰色产业,她的丈夫更是备受争议。

现代美国如何处理佩洛西这类家族,跟中国古代如何处理贪官有类似之处,这对美国来说算是个极大的考验了。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他们似乎也没什么好法子,要不然佩姨和她老公也不会“炒股”炒得这般肆无忌惮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