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第七届世界杯开始的时候,国际足联主席成了英国人斯坦利·劳斯,这位英国人从1961年接替了同胞德鲁里,二战后英国政治影响力继续下降劳斯认为至少在文化领域,英国人还可以通过足球在这个已经发生深刻变革的世界保持一定的地位,劳斯的思想又有创新,他的生活和人生哲学之间充满了矛盾,他后来的继任者阿维兰热真是利用了这一点,最终竞选成功。

时隔12年后,世界杯再次回到了南美洲,本来从经济角度来看,阿根廷比遭受地震打击的智利更有条件申办世界杯,但智利足协主席巧妙用一番话扭转了劣势“我们什么都没有了,我们不能再失去世界杯。”可惜这番话没有感动球员们,不过智利举办世界杯的确引发了讨论,因为在南美足坛,智利的水平只能处于第二集团,和巴西、阿根廷和乌拉圭差距较大,在1960年智利遭遇了地震,这差点击碎了他们举办世界杯的梦想,但智利足协的坚决表态和智利总统阿列斯山德里也是相同的意见,将世界杯的巨星看作是头等大事。

巴西作为本届世界杯的卫冕冠军,在他们第二场的小组赛中损失了一名大将,那就是贝利,对阵捷克斯洛伐克的比赛中贝利在20米外大力轰门,皮球砸在了门柱上,随后他突然转向替补席,向队医招手,当时还不允许换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贝利只能在场上站着根本无法移动,赛后证实贝利是肌肉拉伤将休息半个月,贝利就这样与1962年的世界杯提前说了再见。

本届世界杯充斥着粗野的犯规和消极的防守,平均进球2.78个是1930年以来最少的,最佳射手也只是打进了四个进球,最恐怖的一幕出现在小组赛智利和意大利的比赛中,双方的敌对情绪从赛前就已经不断升级,人仰马翻的场面此起彼伏,双方各出阴招明争暗斗,一部分球迷也参与了其中的骚乱,最后,意大利的法里利被警察像逮捕罪犯一样扭送出场,上半场快要结束的时候意大利又被罚下一人,而马斯乔的鼻梁骨被打断,而智利方面也有一名球员被踢断了脚,最终多打2人的智利也以2球的优势赢得了胜利,但这场比赛却成为了臭名昭著的“圣地亚哥之战”

对于东道主来说,决赛早已结束了,因为在半决赛里智利输给了卫冕冠军巴西,而巴西在决赛的对手是捷克斯洛伐克队,很显然,在赛前没有多少人看好捷克斯洛伐克,他们却一路过关斩将杀进了决赛,现场一共来了将近69000名球迷,当然智利球迷也是把掌声也献给了巴西队,由于本届世界杯是在南美,贝利依然是有伤无法出场,但强大的巴西队拥有加林查、瓦瓦、扎加洛,他们的出色表现迅速填补了贝利留下的空缺,和四年前的世界杯一样,巴西队再一次陷入0比1落后的境地,但是仅仅过了两分钟,阿马里尔就接到扎加洛的传球扳平了比分,在这之后捷克斯洛伐克主要把精力放在了防守上,只能伺机打反击,在下半场齐托的头球帮助巴西反超了比分,捷克斯洛伐克最后进行了反扑,瓦瓦的进球彻底杀死了比赛。巴西成功卫冕了世界杯的冠军。

在贝利受伤的情况下,加林查扛起了巴西进攻的大旗,在同智利的比赛中他两度破门,在本届世界杯上加林查打进四球与其他球员并列射手榜首位,加林查还夺得了金靴和金球的两项大奖,将这届世界杯牢牢的打上了加林查的烙印。

在巴西与智利的半决赛比赛后,在场地内欢呼的巴西队中出现了一名坐在轮椅上的人,他手里还拿着一面巴西国旗,他就是巴西队医戈斯林博士,在四分之一决赛同英格兰的比赛后意外摔折了腿,在决赛中,他和轮椅再度出现在了场地内,并在巴西队取得冠军后参加了全家福的合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