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下午,《足球》报采访部主任李承鹏、国际编辑部主任吴强、国际足球记者黄奕做客搜狐嘉宾访谈,与网友交流畅谈欧锦赛。

李承鹏说:我觉得很乱,很疯狂。大体给我感觉,黑马觉得就像一个小孩挺调皮的很可爱的,场地玩沙子进入决赛,最后发疯了,把邻居家的玻璃都砸了,很可恨,玩大发了。

黄奕说:组织得还不错,但就感觉像是冠军联赛的翻版。葡萄牙等强队纷纷提前出局,最终是一支战术和效率足球取胜。

吴强说:个人来说,挺无趣的,比赛不好看。而且,技术含量也不高。大球会的教练太差。希腊夺冠没有别的,这个球队球员实力中游,每个位置相当整齐,然后一个强力教练统起来,就NB了。这次欧洲杯给人的感觉是,足球大国心事重重的。一切都围绕联赛走了。国家队层面显得精力不够。不如希腊,捷克,北欧这些国家重视。所以,进入状态就很不容易,加上教练也有各种问题.

李承鹏说:从现在流行的原因来讲,欧洲几大联赛比较疲劳,球星体力比较疲劳,包括商业化越来越严重,我个人认为原因可能是一种单一所谓的大牌球队和大牌队员,对它研究透以后,足球各个队差距比较细小,原本的实力差距可能由于另外一个队更适合于打比赛,可以弥补这个差距。就像战争一样有一个诸葛亮通过自己的智慧,通过特殊性,比如草船借箭利用特殊性赢得比赛。足球各个队的差距越来越小,差距可以通过防守来弥补,取得优势在场面上。希腊队在场面上也取得一些优势。

李承鹏说:人当然是雷哈格尔。这完全是书写一个人而且这个神话对希腊来讲是神话,打倒欧洲贵族来讲,雷哈得尔65岁高龄,一般65岁的老人气血不足都要吃点补药,他还有这儿充足的精力,首先他的身体很好,思路很敏捷。

吴强说:这个是我们记者在欧洲两三年驻站下来水到渠成的结果。我们在四大联赛都有自己从报社派过去的驻站记者.如此大规模的也算是中国体育媒体的第一次。以后我们还会坚持这样的方向,让中国球迷有机会读到原汁原味的欧洲视野。

黄奕说:葡萄牙虽然是一个小国,但对这次欧洲杯倾注了巨大的热情,每家每户阳台上、每辆小车上的国旗非常鲜艳。这种景象让人印象非常深刻,总体来说,在葡萄牙采访还是很顺利的,欧足联的组织也很不错。

主持人说:《足球》报有篇文章是说国外记者在葡萄牙采访您的,网友想知道国外同行对于足球报这次那么强大的报道阵容进军葡萄牙有什么看法?

黄奕说:第一觉得很惊讶,特别是对于中国巨大的足球市场感到非常惊讶。举个例子,欧洲国家通常都是以自己的国家队和联赛为基准制定报道计划的,也就是说,只有在与自己的国家队或联赛有关的情况下才会大规模地报道,例如西班牙就是如此。在欧洲杯初期,《阿斯》报每天都用32个版报道欧洲杯,特别是报道西班牙以及小组对手的情况,而当西班牙出局,西班牙国内几乎就不关心欧洲杯的进展了,报道马上就转向了国内。到决赛的时候,版面已经缩减到了6个.因此,对于《足球》报无处不在的记者团,国外媒体非常惊讶;其次,他们对国内球迷每天凌晨起床观看欧洲杯的意志和毅力非常钦佩。记得曾有一个数据显示,中国平均每天有5000万人收看欧洲杯直播,随后,起码有15个以上的记者一见到我就感叹不已;第三,中国球迷的支持使国外媒体对自己的国家队和联赛非常自豪;第四,《足球》报的报道规模引起了国际同行的普遍关注.在每一次谈话中,中国广州的名字也渐渐为国外同行所熟悉。

主持人说:从《足球》报上看到,你经常提到一个词“专业精神”,请问你认为《足球》报的本届欧洲杯报道,在哪些方面体现出了《足球》团队的“专业化”优势?

吴强说:专业其实是个很含糊的词语。因为中国的现代体育媒体历史本来就很短。所以,我们用这个概念,就是想更多地借欧洲的专业来建立起一个媒体操作的框架。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编辑也好。记者也好。都不断调校自己对足球的认识,和足球新闻报道的认识。然后结合中国的实情,边做边学。

主持人说:30岁以后不能再追星了,李承鹏你现在来看欧洲杯是怎样的情绪?是不是带着自己年少时球迷对高水平赛事的狂热喜欢还是只是因为职业使然不得不看,已经很冷静了。

李承鹏说:我可能属于雷哈格尔式的,人不是靠激情,人要是追求的话,可能是农民,就是村支书就是翠花。我觉得这届欧洲杯给我带来一种纯足球的快乐或者痛苦也可以这么说。

主持人说:442的评论员当中你是个性非常鲜明的评论家在我们搜狐里面给大家评球,在你们报纸策划欧洲杯采访时肯定也有很多个人感情在里面,这与当初策划有一定的矛盾,给我们介绍一下最开始设想的欧洲杯和现在主要的矛盾在哪里。

李承鹏说:现实和设计,我们设计了七大队报,西班牙、法国、英格兰、德国、葡萄牙、荷兰、意大利,最后打到八强的时候就剩下法国、英格兰、葡萄牙、荷兰,就剩一半。打到四强的时候就剩两个,打到决赛的时候就剩一个,七大队报感觉只起到一半的作用,确实有点白雪皑皑的意思。可能这种情况了所有报纸的预料,很多记者本来很看好德国队,感觉时候很有趣这种现象。

李承鹏说:这种现象属于在欧洲杯之前感受没有人猜到四强是这样的真是,最后希腊得冠军。就在终场响前几秒钟都没有想到,可能葡萄牙会夺冠。欧洲杯策划落空了,但是《足球》报的特点是比较有人性化,也是有激情有情绪的,它的悲伤和一块儿悲伤,计划不如变化快,有时候变化了可能是另外一种情况,可能比计划好。希腊队果然夺冠军了,语言很难形容,该激动也激动,该悲伤也悲伤,睡吧。

李承鹏说:意料之中的东西当然很多了。在第一场球赛当中,大家讲希腊的时候我是坚持给一家电视台做评论的,赛前我认为有80%的可能希腊队会打败葡萄牙队,揭幕战。希腊队防守特别好,葡萄牙队是有很多问题。希腊队和捷克队在90分钟半决赛,当时看好捷克队,当时判断看好希腊队,不是出于理性,而是欧洲杯的冷门规律来讲。

主持人说:《足球》报这次在前方报道,他们在欧洲采访作为中国媒体,在采访阵地、采访资格等等是否遇到一些困难?

李承鹏说:我们有十个左右的记者,有半数记者拿到采访证,欧足联官方批准的采访证,具体数量不太清楚。只要你有采访证,大赛期间欧洲人还是一视同仁的,我个人感觉从网络从报纸来看,大牌的媒体欧锦赛期间没有太多特权,可能和中国出名的专业报有一些特权,和队伍和球员有一些不一样的关系,欧洲不一样,比赛太正式了,它的隐私保密做得太好了,记者根本没办法采访到球员,可能打私人的手机打不通。

李承鹏说:但是在混合区采访,在新闻发布会上还是比较配合,不像中国的惯例,中国的风气该采访的时候不正面回答你,来跟你打太极拳,给你感觉采访不像采访,不像采访的时候反而倒像采访。欧洲可能比较公平公开。

李承鹏说:从版面上来看可以看出来,我们每天纯的报道类有16个版,评论版实际就两个半版,头版是图片加评论,偶尔加一些新闻消息。另外有一个聊斋的评论版,愚人看球评论板,将近14个版的新闻和消息,新闻版也穿插小的评论。

李承鹏说:从版面上每家报纸都是新闻消息的版面占最大比重,而且大家想看前方到底发生什么事。在信息爆炸的大赛里面,大家也有点审美疲劳了,你看到报道无数消息的时候,我记得《》说评论存在的理由是能帮你整合爆炸式的新闻,浩如烟海的信息提炼出一种观点出来,是不可比的。

吴强说:有很多原因,我个人看法有两点,部分荷兰记者也有这个看法,一个是,小克过去一个赛季的确状态不好。而范尼经过赛前几次的考验,的确让人放心。第二个原因,埃德沃卡特是埃因霍温派的,最终,他选择埃因霍温的人,而不是阿贾克斯的人.

celia:我是西班牙忠实球迷.很高兴能经常看到你的报道.不知能接触到这么多的球星,你有什么感受?

黄奕说:说实话,没有特别的感受,因为这种接触是建立在工作的基础上。而且即使是大牌又名如劳尔、齐达内、菲戈和贝克汉姆等,在球场下也是一样的平和。当然,我还是感到很幸运,希望多几双眼睛,帮球迷多看看那些球星。

吴强说:有运气,更有必然。他们的球员不差,98年,这批人进入了欧青赛的决赛的,加上一个好教练。战斗力自然不差。还有,在这种杯赛的赛制上,希腊的打法,稳重,善于抓对手错误,很有效果。

黄奕说:当记者是不经意的选择,但选择了之后就非常喜欢,因为发现很适合自己;女性足球记者并不多见,这也是我在国外采访时经常被问到的问题,不过我想既然足球没有地域的界限,应该也没有性别的分别。

李承鹏说:风格可能不太一样,欧锦赛我个人觉得应该是唯美主义一些,我认为欧锦赛看神仙打架,我觉得可能用词、语言风格结构更快一些,有的像机关枪一样。另外,毕竟你是中国报纸评论员写球评更超脱一些,更球迷化一些。我们在编辑部的策划人员写评论更有激情一些,更好一些,因为我们都反对帮别人分析的,到底打433好还是422好,可以有个人的喜好观点。

李承鹏说:但是如果一篇评论文章,70%都是分析的话,每个人对足球都有发言权,但是发言的方式各异,比如一个农民对北京市的建设有发言权,但不能假装一个专家对北京市的建设发言。吴强的评论写的比较理性唯美,很讲究评论的质感,杨明那个神神叨叨,我个人的评论比平时要好一些。

李承鹏说:我在评论里面已经表达过“红颜薄命”。我觉得对小贝评价也是“红颜薄命”。关注我的网友注意到,我在本届欧锦赛大量经常提到最好的不是最长久的,长久的不是最好的,有的东西就像一个很珍贵的瓷器往往是易碎的。英格兰队这么多年来在2000年包括96年开始给我们非常伟大的享受,非常精妙的享受,但是它死了。

李承鹏说:2000年也是这样,也是死了。像戴安娜一样,英格兰老出这样的,以前伊莉莎白泰勒和丈夫太般配了,但是还要离婚,他们因为太般配了,所以必须离婚。小贝太讨人喜欢了,在很多喜欢他的心目当中,他迟早要短命,红颜薄命。我在文章当中说过这个。

李承鹏说:他不会按正常人的思路来走,保莱塔是一个没头苍蝇式的前锋,他从斯格拉里的角度来讲就不换下保莱塔,保莱塔正是没头苍蝇式的前锋来牵引对方的盯防。保莱塔是来牵制对方的潜力,毕竟看中保莱塔其它方面,保莱塔感觉有时候像中场竟然撤到禁区的两肋,可能由保莱塔完成对对方力量的牵制。

主持人说:你刚才说道你们预测或者关注到对手的动态,对手是潜在的或者广泛的对手。你们在做策划时,对手会像你们这样做吗?对手都会怎样做?

李承鹏说:我们现在感觉他们做出来很多,欧锦赛中国媒体在资讯方面没有太多特权没有优势,仅仅是看看报纸,哪怕是专业报和地方晚报特刊,版面多一些,深度深一些,但是真正的独家新闻没有什么优势,不像平时在报道中国队包括平时的国际足球俱乐部新闻里面有很多独家,完全是足球制作,独家秘制的东西。《足球》发现凡是穿西装的教练都是输球,意大利保守的西装,荷兰、西班牙,我觉得学习西方大牌专栏作家的写法来写,我觉得比较成功。

李承鹏说:资讯没有特长的时候只能写评论,而评论不要像专家一样告诉你我知道我告诉你为什么西班牙输了,不要像上帝像宙斯一样告诉你为什么希腊赢了。

主持人说:94年世界杯开始,你们当时有一个五虎上将去美国报道世界杯,这是足球报的重大赛事上开的一个先河,那时候中国媒体才有在重大赛事上派一个团去工作,以后就是靠住外记者发文章。从90年代到现在,在重大赛事报道上你们是怎样一个传统?

李承鹏说:早在94年美国世界杯以前,当时足球报前任两位老前辈,严俊君和梁清和前任总编辑谢弈经常参加,86年世界杯、90年意大利世界杯,他们先后去过世界杯报道。大体是在94年开始,98年以后也去了,现在的副总编也去了,但是真正的像超大兵团的报道还是从2002年开始,也是全中国的媒体都是在2002年开始,98年虽然很多人都去了,但是不像2002年规模那么大。

李承鹏说:我们当时在西归浦专门报道中国队的都有十一二人,包了一栋别墅,专门配了车、厨师、办公室主任,感觉像一个小型的团队。世界杯每四年一次,非常重要,这个留下的印象是很有质量感的,到今年更专业化了,因为没有中国队。如果足球报像黄奕、黄保华包括我们的高楠,其他队报的记者像潘超我个人认为他们可能是中国目前最优秀的国际足球记者。

李承鹏说:他们和很多球员球星的关系非常好,这次去主要是报道比赛的态势、细节,吴强、我、杨明可能对新闻和国际足球的大的状态感,吴强学哲学出身的,大家有一种宿命的东西,有点文青的意思,我们三个调侃自己。我们三个在评论方面好一点,这次结合是比较或的结合,是非常有国际专业特长的国际队记者加上我们三个,做了一届愤怒的欧洲杯。

黄奕说:我想对于任何采访过欧锦赛的记者来说,这一个月的经历都是很难忘的,我也一样,说到最深刻,也是相对的,那就是当西班牙队被淘汰后,华金、阿隆索和阿尔贝达在停车场里失神无助的的那一幕。面对那种失落,你根本不可能去问什么问题。

网友:这次欧锦赛热门球队纷纷落马,是不是因为过多的俱乐部比赛耽误了国家队员的集训,一些球星根本不在状态?

黄奕说:花絮很多啊,比如每个训练营对媒体的待遇都不同。在西班牙训练营就没什么可吃的,但在意大利训练营,在结束采访后,你就可以大快朵颐。有火腿,有意大利咖啡,有用奶酪制作的馅饼,鸡肉饭、海鲜饭,搞得我很是羡慕。在西班牙训练营,球员们就很愿意跟记者交往、谈话和聊天。

黄奕说: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因为我也问过,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西班牙人永远不会接受一个外国主教练,他们要保持国家队的纯粹。西班牙输球后,球迷和记者都没有过多的悲伤,因为这是预料中的失败,而且西班牙在大赛中从来很少成功。

李承鹏说:2002年开始大家感觉到联赛和杯赛一样,2002也出了很多冷门,我们好像遣责韩国队靠东道主的力量,现在韩国并非东道主之力,也是踢了五六场比赛,中国的足协杯背靠中国足协,重庆力帆也得联赛冠军,青岛也能得冠军,就是打五六场比赛,打好就能赢。就像押大小一样,就押几把就行了。

李承鹏说:以前世界杯由于欧洲联赛不够商业化,不够密集化,世界杯和欧洲杯差不多,现在分工越来越细了,2002年开始。可能以后联赛每个国家联赛的得主,联赛的冠军和杯赛确实不太一样。但是不可能长期出现这种混乱的状态,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主持人说:欧洲传统强队在杯赛中优势不是那么明显,如果说作为个案好像容易理解,现在问题是五大联赛所谓的传统强队全面败落,联赛水平和国家队水平是很大的矛盾。你怎样解释这样一个现象?

李承鹏说:90年法国队没有进入到世界杯决赛,94年英格兰队没有进入前八位,法国也没有进入,连续两届没有进入世界杯决赛权。90年巴西队获得世界杯冠军,看看国际足坛的评论,欧洲足球出现不景气的现象,包括丰田杯也是南美球队占上风,现在流行防守主义占上风,我们世界好像要恐慌的感觉,包括更注重防守的打法占上风,是不是世界足球走入死胡同。意大利靠防守队员获得冠军,全世界都在评论都在惊恐精神尖叫,一个马拉多纳打败所有的人,但是是不是到了核时代一个人打败所有的队。

李承鹏说:90年每年大赛会有很多冷门,今年最典型,防守主义抬头82非常热,我当时才12岁,斯格拉里说靠防守取胜没有什么不好,82年意大利也是靠防守取胜,86年阿根廷队也是靠防守取胜。到底什么是最理想的4231,很多队打4231,大家没有达到水乳相融的境界。

网友:希腊作为欧洲的三流,一猛子能拿到欧洲杯冠军,中国作为亚洲的三流,能不能拿到亚洲杯的冠军?

李承鹏说:完全有可能,我个人觉得中国队肯定能进入决赛。我们知道2001年不是说中国想进世界杯,而是世界杯需要中国进去,时机到了,就算米卢那年不来执教中国队,中国队也打进韩日世界杯。足协高层领导包括阿里汉自己都在为冠军做出高调评论,不是他信口开河。

李承鹏说:我认为中国队得冠军的可能性超过50%,大于日本和韩国,但是实力肯定比日本、韩国低。但是日本、韩国队伍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从市场开发从种种因素看来,有很多奇妙的因素,我们应该爱惜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应该拿一次冠军。

李承鹏说:上一届变化来讲,上一届比赛是法国、意大利、荷兰、葡萄牙这样的球队占上风,他们全是技术型的。四年前崇尚进攻的,技术型的,虽然意大利传统来讲是很喜欢防守,但是进攻能力很差。太喜欢防守了,上一届技术含量和进攻性很强的球队占上风。

李承鹏说:这一次葡萄牙和荷兰也进入决赛,但是希腊队这样防守主义包括葡萄牙队,葡萄牙不是葡萄牙人的葡萄牙,是斯科拉里的葡萄牙,94得世界杯冠军的巴西队一样,已经是很功利化的了,注重身体环节的因素在里面。我觉得这来看,冠军、亚军都是那种身体很棒的,特别注重整体防守的,崇尚进攻,技术性含量很高,足球轮回到更突出整体的时代。

主持人说:最近这几年和中国队跟踪采访比较紧密,可以说一直在一线跑,你觉得这几年来亚洲足球有怎样的变化?

李承鹏说:亚洲足球变化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日本和韩国东亚足球是彻底地崛起,而且从整体职业化角度来讲战胜西亚,日本更压倒沙特、伊朗、科威特,包括中国,我们经常说中国足球种种不是,但是在职业化在联赛造势上走在亚洲前列,经营规模很大,很受关注。整体来讲,东亚足球从职业化、商业化和现代足球和国际接轨方面,培训体制,东风压倒西风。第二个,我看过巴林队的比赛,太强大了,可能在7月17号的揭幕战会让大家大吃一惊。

李承鹏说:我觉得中国赢得比赛,但是一定要小心巴林队,不要让巴林队像葡萄牙队遇到希腊队一样,巴林队实力打沙特没脾气,各种战术攻击性很强,很注重整体,很多球队像巴林这样的球队,包括科威特队传统情况下不行,而且极度不行的伊拉克队又起来了,伊拉克在战火之后又起来了。

主持人说:四年前的欧洲杯当时四个队进决赛,他们都有一个好7号,就是边前卫组织,掌握比赛形势。中国队现在边前卫上也有点问题,老李明回来的时候,上半场打黎巴嫩的时候没有人给他传球,中国边前卫应该怎么打?

李承鹏说:中国队我个人认为不缺有速度的球员,中国队应该更充分利用自己的特长。有一种类似边锋的站位,边路如果放一个特别快的球员,中国队对球员对4420整体攻防,防守距离理解不是那么深刻,不像欧洲球员对足球理解比赛那么深刻。咱们以前把谢晖放在边路上,现在把孙继海用在右前卫位置上,包括徐云龙,都是发挥他身体和速度的特点,下脚传中那一下。

李承鹏说:我认为中国队更适合在边路上放一个速度快的边前卫,郝海东和李毅搭配,在门前撞大运寻找自己的战机,边路左边邵佳一这样的,我个人还是看好速度比较快的边前卫,可能更适合和其它队员配合。

主持人说:这次国家队里面有一个前锋去年网络人气冠军张玉宁,这次因伤没有来,昨天中超备上进了球,恢复状态比较好。有没有希望在最后关头回来?

李承鹏说:有希望,他的伤是皮外伤,因为治疗不当引起皮肤溃烂。应该问题不大,离亚洲杯还有十天左右,再花个个把星期应该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亚洲杯也不是场场一定要上,阿里汉可能提供一种的可能性,我觉得这时候对张利明来说是个人拿冠军的机会,平时给人感觉满不在乎,喜欢玩酷,但是我觉得他心里还是很在乎这些东西的。从身体状况来讲,应该能赶得回来。

李承鹏说:大的框架早就有了,欧洲杯开赛之前就有,现在计划更精细的东西,有的属于商业秘密不太方便公布出来。足球报可能做大赛经验可能会突出自己的特色,不会把自己做出信息浏览器,信息爆炸是网络来干的。《》说信息网络时代《》存在的理由是把新闻整合得更有美感、更有观点,按我们的观点来整合出信息。

李承鹏说:中国俱乐部我支持两支队,今年来讲第一支持深圳健力宝队,里面有太多好的朋友很熟悉的采访对象在里面,郑智、李玮峰,第二很喜欢大连队。我觉得大连队打法上不够漂亮,但是我很尊重它,是一支有天赋的足球队,确实不能不佩服大连人,也没花太多的钱,但是就是踢那么好。靠一帮足球天才在那儿撑着,老李明、安琦等都是很有天分的球员,很珍惜他们。

李承鹏说:没有诋毁。我个人认为德国队比较难采访,我认为德国队确实有很多毛病,组织上的混乱,报纸批评一下调侃一下它是可以理解的。

李承鹏说:中国球迷可能由于语言问题或者视野原因不太接触国际报纸,《踢球者》、《图片报》都是德国的,它们平时的文风更接近足球报一些,包括《马塔》大牌记者写法更刁钻一些,不像网友经常看到的像一个专家一样,今年4231这是两个后腰,人家会比较文学的语言,看《卫报》的专栏,包括英国《卫报》大牌评论员,不是一种诋毁。

李承鹏说:一个是从滕巴夫人发型到4231振兴,还有吴强对我肉麻的吹捧完全是欧洲大牌作家的写法。另外一系列评论,攻击很刁钻的诋毁克拉多尼、艾德鲁卡特,包括赛斯保守的球员有两三篇,足球报和网络起的标题不太一样。有那么四五篇,一个好的评论员从他的文笔提出一些观点,和别人不一样的,比如提出一些具有预见性的东西,包括“红颜薄命”刚才给大家提出来了,凡是你喜欢的队走到最后肯定会最先死。

吴强说:可以,完全可以,任何事情都只能发生一次,让法国和希腊,或者西班牙和希腊,葡萄牙和希腊,捷克和希腊,再一场,很可能希腊就要输。战术不是绝对的,一个比分,很多时候更是由于战术之外的因素决定的。其实,雷哈格尔的战术是德国70年代的战术。

木子刀:我是西安的大一学生,现在正在考试,但我很关注欧洲杯,请我的偶像黄奕姐姐,展望一下德国队2006的前景,因为我喜欢那种精神。

黄奕说: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足球》报会派出更强大的采访阵容,更全面地报道世界杯,让中国球迷全程详细了解世界杯的进展;其次,我想2006年世界杯应该是强队翻身的时候了,经过了2002世界杯和2004欧洲杯的教训,强队应该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黄奕说:同时,2006年世界杯也同样是弱旅的表现舞台,因为足球发展到今天,已经越来越均衡,象希腊这样靠精密战术夺冠的例子就很值得弱队学习。所以我认为,在2006年的德国,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精彩的足球艺术,也可以欣赏到艺术和战术的结合体。

网友:国外媒体中对他们的国内联赛比国际部分报道的要重得多得多。中国媒体好像在这方面对自己的联赛关注太少。

李承鹏说:足球的中心肯定是在欧洲,像乒乓球一样,中国记者报道自己的乒乓球肯定比报道国际乒乓球偏重一些。因为本身本国联赛,不用说意大利的足球记者,意大利也是足球中心之一,这很正常。

李承鹏说:现在多报道点国际足球也是好事,特别在世界杯欧洲杯大比赛上,别老猫在中超、中甲低级的比赛。我个人还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还是希望中国队亚洲杯能赢,《足球》报道中国足球也不少,也报道中超联赛。

李承鹏说:专业角度来讲,除了大家看到的防守,要有坚强的神经,注意力要集中,态度决定一切。态度决定一切在希腊队身上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确实态度太好了,中国队还是要注意自己的比赛态度。

李承鹏说:他们这帮人无论丢球或者进球,球员场上的表现是一致的,除了进球狂欢一下,表情很稳定,注意力太集中了,不会走神的,这是我们应该学的,技战术方面。从另外一种感觉来讲,“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有了梦想有了志气。

主持人说:大家知道你的评论以鲜明的个性著称,很有自己的特点,也带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情绪在里面,当现实跟你的情绪发生冲突的时候,比如你刚才说到中国队在亚洲杯应该有很好的前景或者说你喜欢伊拉克队可能被灭掉,遇到这种情况之后,你怎么处理的情绪,稿子怎么写?

李承鹏说:第一,我尊重真实的前提,我首先是一个记者,我在写稿子的时候首先是一个记者,我会把真实的前提分析得很清楚。中国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倒下的,是我们技不如人还是就是运气不好,从我了解的种种细节,写到中国足球50年的时候,如果运气不好和中国队一起哀伤,不同事情有不同的说法,不同情况下,这个其实挺好的。

李承鹏说:一个足球记者评论员最大的毛病是想把自己当成上帝,自己永远不会矛盾,永远是正确的,高瞻远瞩的。这些首先是不可能的,把姿态低一些,我错了,我最烦评论员永远是万金油,永远是什么都知道。这次欧洲杯也是的,好像果不如笔者所料,法国队果然……很无聊的,欺骗读者写法,我个人很鄙视这种东西。我当时以为法国队得冠军,淘汰了我很哀伤,希腊队是没有人性的机器,这样有真情实感,大家爱看。很多评论员写稿缺乏人性。

主持人说:时间关系还有很多网友提问不能一一回答,最后请大家对《足球》报的读者以及搜狐网友说一句话。

李承鹏说:足球报这一年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我希望搜狐的网友多支持《足球》报,看搜狐的同时别忘了看看《足球》报。《足球》这帮人比较年轻,做人更真诚,我们比较讲江湖道义,真诚的写法的东西,欧洲大牌报纸很多东西是按人文东西来写作足球的,《足球》有最好的描写和最好的评论,我们有很多优秀记者,希望多看《足球》报,祝搜狐好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